今生與花有約

從小因為家裡務農,家鄉有多以種花為業,對形色互異喧閙的各種花朵可以說工作在其中,玩也在其中。小女孩的夢境透過童話故事的反射,無意裡,無憂無慮的童年就這樣在花蝶叢中溜走,直到及婚嫁仍是在佈滿燦爛鮮花的祝福聲中走過,而何其有幸,婚後居然還是與花為伍,不但繼續經營花卉產業,而且在都會區買房子也特意地選擇前有庭院可以蒔花造景的,就這樣,生命似乎註定了與花有約,有剪不斷的情緣。

這二年為協助盆花業者籌建系統性的產銷通路,常跟一些熱心的業界朋友奔波於全台各地,就是想讓生產業者在往後的盆花發展能夠透過組織的集體運作開闢一條坦途。之後,中華盆花發展委員會(協會的前身)成立了,雖然我們不敢說有什麼樣立竿見影的成效,但是資訊的集散比從前是要快捷暢通多了,而集思廣益的討論研究,至少也在慢慢建立秩序的改善之中。

由於經濟的不景氣,省產花卉的市場拓展無形中受到壓抑,對生產者來說前幾年的投入經營與期盼,面對此情此景每有欲哭無淚的酸楚。因為花卉價格的回落和消費市場的不振,花農業者又開始徬惶,到底繼續奮鬥下去會有美麗的明天還是半途就不幸陣亡呢?

其實默默觀察近年的市場變化,在不盡理想的業績衰退下,蝴蝶蘭盆花正異軍突起逐漸引起注意,尤其是拜科技之賜,蝴蝶蘭大規模栽培業者已能應用溫室完善的設備對栽培環境做精密的電腦控制,如此不但改變了蘭花正常的開花季節到全年都能有開花,在產量與品質方面也由於一貫化作業管理的漸趨成熟而有越來越多越好的花朵,相信不出幾年說不定會席捲消費市場呢?

蝴蝶蘭擁有許多優越的市場條件,既然會被尊為「蘭花皇后」可以想像在消費者心目中的評價,但是業者面對日後龐大的產量是不是已經考慮到市場在哪裡的緊迫性?外銷全球當然最理想的情境,然而起步初期的國內市場又將如何有效推廣?這個問題一直瑩繞我心久久不能自己。

國人基於風俗習慣常將顏色賦予某些特定的意義,在生活細節中如,此反映到花卉的應用上也是一樣,所以為什麼在國外尤其是日本倍受鍾愛的白花色系,在國內的銷售市場就顯得窒礙難行,特別是年節銷售佔大宗的禮品花卉更讓人印象深刻。
為了蝴蝶蘭盆花產品均衡發展,我曾就白花部份有過異想天開的想法,那就把它推廣到莊嚴肅穆的靈堂佈置應用上,如果消費者能夠接受,不管是喪家購進全數盆花或由殯儀館佈置好收取租金,試想這是一個多大的市場?為什麼業者們從來就沒有想到加以開發?

以白色蝴蝶蘭至少有二個月以上的花期,無論如何出租業者的投資是一定值得的,更何況以蘭花所襯托出來高潔典雅沒有其它花卉可以比擬的。

去年年底適逢家父過世了,為了表達對父親大人真心的尊敬和祝福外,也想印證想像之中的莊嚴場景,在徵得家人的同意之下,我真的買入一批白色蝴蝶蘭盆花和一些觀葉植物,將家父的靈堂佈置起來,說真的,她的效果讓所有見過的人發出由衷的讚嘆,那種扣人心弦的淒美就像微風掠過每個哀傷的心田,自然牽動陣陣寧靜的追思。

據事後諸多好友告訴當時置身其間的感覺是祥和令人感動的,那種感覺用最簡單的話來形容是「震憾」二字。辦完父親大人的喪事後對這些盆花和蝴蝶蘭的處理並沒有絲毫浪費,兄弟姐妹們為了表達深長的追思,分別帶些回各人家中,其餘就留在老家的園子裡繼續培養,至今我們住家前院的蝴蝶蘭還在盛開,似乎告訴我,疼愛我的先父的靈仍然伴我們長在。

胡適之先生給後世留下一句名言「要怎麼收穫先那麼栽」援引到盆花業界對市場開發的用心,不也正是細膩而恰如其分的警醒。不錯,市場是寬廣的,商機更是處處存在的,如果所有的經營者願意築夢而又想辦法讓夢實現,那麼經營的天空才有可能是燦爛的無限。

前述個人的想像和應用只是證明或許是可行的創意而已,至於有心人還得加把勁,如何整合得起來才是致勝的關鍵,小女子半生與花為伍,沒有換得「花容月貌」卻練得滿腦子的「花言巧語」,拋磚引玉只望識者能更深一層思考,不識者不妨置之一笑,您以為呢?

感謝1996 神農月刊之訪問

Related Posts with Thumbnails

留言回應

您的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