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農雜誌24期│看似尋常最奇崛 樹屋擁有者的感受

《樹屋》是個啥玩意?或許有些人從媒體資訊看過圖片或文字介紹,大略知道可能的定義概念和長相,但若要說真正見過或甚至參觀過,使用過的人數可就寥寥可數了。這也難怪,畢竟它並不是現代建築的主流,雖然不可諱言《樹屋》的建構頗具創意和裝置藝術,但以目前的社經環境,懂得欣賞又敢於擁有,真心愛她更樂於分享的人可能就算有,也會是少之又少的異類了。

最近剛好有個機緣接觸到《樹屋》,而且是都市水泥叢林之中難得一見的,驚艷似的座落在熱閙的台中市華美西街黃昏市場後方,真的是《市中有大隱、大隱隱於市》這麼一座幽雅房舍的主人,也是國內花藝設計界具有高知名度的許秀麗老師,一見面就亢奮的敘述著她如何為樹屋起心動念,又如何將夢中的伊甸園付諸實現。

讓自己生活在樹屋裡是因為什麼動機?

最近的20年為了事業而到處奔波,其實也不是非這麼做不可,只因為年輕氣盛不自量力的要求自己,一定要讓生命的過程如五彩織錦一般的燦爛美麗。因此一路向前,沿途拾穗捻花惹草,竟然疏忽了駐足休息片刻的必要,更忘了以歡喜之心去安享得來成果的喜悅,如此汲汲營營過了半生,驀然回首才警覺自己要的居然不是這些浮光掠影似的繁華,而那個依然在燈火闌珊處的另一個我,竟然冷冷的告訴自己,只要一點點能真正屬於自己自在揮灑的寧靜空間而已。

或許體悟到曾經滄海難為水的惆悵吧!最近幾年我慢慢縮減繁瑣的花藝生意,朝園藝造景規劃設計方向調整,過程中才發現我的潛意識裡是個多麼喜愛解放於自然環境中,自由自在徜徉的一個人。找到對活著的生命的目的之後,我決定讓自己多一些自我,於是在一、二年內處理掉許多過去割捨不掉的瑣事、羈絆,並且將生活與作息的空間,在庭院空地上完全以樹木為資材,建造出棟獨一無二的半開放性《樹屋》來。

會選擇在都市鬧區蓋起《樹屋》是因為在彰化永靖鄉下我母親住的地方,算來她老人家比我更懂得享受人生,已經在早幾年就有一間令我羨慕與嚮往的《樹屋》做誘因,記得當年完成時我就曾給自己許了個願:期許有那麼一天因緣俱足時,能夠六根清淨聞佛道,願《樹屋》伴餘生。

另外還有一個原因是我房子前面原來留有一小方庭院花圃,看到別人為了停名車而建為車庫,或為了要讓居住空間更多就將空地擴建蓋滿,各取所需之後不但破壞社區整體環境格調,有時也是對別人增加了不便與干擾,《己所不欲勿施於人》,我一向不認同那些做法,所以決定另闢蹊徑以自然樹木為素材,全面採取可透視的結構,營造出自認為可與天地自然相結合的《樹屋》硬體。

《樹屋》的一草一木及的結構體是自己設計的嗎?

說來也是因緣際會,幾年前有幸認識園藝造景界很有經驗,也很有創意的工作者廖煌武先生,在受邀參觀過三座他自己使用的《樹屋》作品之後,便回過來邀請他幫我 在鄉下的母親創造一棟,好讓一生喜愛純樸自然的老人家能愉快享受她的晚年,完成之後才發覺實在太喜歡那種環境空間散發的自然氣氛,我就決定有朝一日也要親 自擁有。

後來當時機成熟,自己也決定蓋屋之後,自然也是請廖先生幫忙施工,當然在敲定之前雙方的確經歷了很多次理念上的溝通,包含動線的安排、資材的選擇、花草水景的配置等,都是先定調再有設計圖,正式施工後因為自然原素的不規則性,偶而會出現與原先設計不搭調時,還是會隨機討論修正,務求做到與大自然合而為一的要求,而不會陷入按圖施工的匠氣。

其實施工期間每一項自然元素裝置定位完成的時刻,對我來說都是一連串的驚嘆!因為它真的是融合了視覺效果又完全掌握了功能性的需求,呈現出來的景象似乎讓人有置身於童話《愛麗絲夢境》般的愉悅,因此《樹屋》接近完工前的一小段日子,發現自己像個情竇初開的小女孩,常會有越喜歡到幾乎睡不著的情境。

為何主結構體要選擇二棵枯樹?

坦白的說要在都市裡頭蓋樹屋,除非有先見之明能在數十年之前便買好土地種起大樹,不然的話真的難擁有大樹與土地二者兼俱私領域,可以隨心所欲的利用庭園裡活生生的大樹,營造更理想的樹屋條件,所以退而求其次能有百年樹齡的大樹即使是枯木也很難得,何況是我要夠有福氣才會遇上廖先生有珍藏二棵百年荔枝的素材,更要感謝他願意割捨甚至是免費送給我!

當這二棵經過整理完善的枯木吊到我家庭院時,周遭的人開始是大惑不解,到了樹屋雛型逐步浮現時,慢慢出現大為讚嘆,雖然有些人恭維我懂得廢物利用,我卻不是這麼認為,反倒更相信它們被安置在倉庫裡那麼多年,就是在等待我這個新主人,好賦予它們可以枯木逢春,再度呈現另一種生命力似的,不然的話 像這種得來不易的自然元素,又豈是有錢便能馬上買得到的?!

以上是我捨棄了前院的小空地,換得既讓我逍遙,又充滿幸福感的心路歷程,不過其實也蠻符合自己現在的生活需求。我一向喜歡做夢,又能遇到可以幫我圓夢的貴人,這真的是人生大福報,更是無法隱藏得了的心事。

實現了《樹屋》夢,除了喜樂妳真正感受到什麼?

有些來造訪樹屋的親朋不免在讚賞之餘會問:當初何不把樹屋蓋到山上,最起碼整體空間都會大許多,我聽了總是笑笑回答:如果人人都一窩蜂想往山裡住,那山上很快也會變得擁擠起來,不是嗎?其實我在鬧區蓋《樹屋》並不是要標榜些什麼與眾不同的想法,反而很單純的認為《家》應該是每個人安身立命的地方, 一個人想要日子過得舒適愜意,就得設法裡裡外外依照自己的想法刻意打扮一下,這跟女為悅己者容不是有異曲同工之處嗎?

雖然結構用材都是平凡的木頭而已,談不上是華屋,更不是豪宅所要表現的氣派,可也許很符合目前我修心養性崇尚怡然自得的心境吧!屋裡頭點綴的花草樹木流泉游魚,隨時都讓我有如置身山林擁抱自然的舒暢,我不是現代隱士,但坦白說住在這邊真的有《大隱隱於市》的出塵之感,個人也深切了解,所有的一切都只是暫時借景一用,真的不必太在乎曾經擁有或要過頭的天長地久。

以枯木當建築素材,日後的保養花費有考慮到嗎?

早在我媽媽的樹屋完成後一段時間,我已深深體會大自然成、住、壞、空的道理,雖然蒐集這些材料的人都已經做了剝皮、乾燥、防腐等處理手續5-6遍,完工前後再加上漆防腐3遍,二年後每半年都要再進行一遍,看起來是很麻煩瑣碎,但如果維護工作不做,過個幾年,很快都會腐朽不堪使用,而且有時候局部的損壞,更新材料能適切融入現有格局的也不一定馬上找得到,所以要決定蓋《樹屋》之前,一定要有起碼能使用20年的心理準備,也就是說住進樹屋這段期間要勤於保養維護,更要捨得花些錢落實維護細節,因為這還關係到使用者的安全問題。

室內佈置的許多植栽,照顧上如何消除主人出遊時的問題?

俗話說《工善其事,必先利其器》,這個問題在設計之初就要考慮到,在施工時更要事先預埋自動灌溉系統的管路設備,並且將輸出的水量控制在不會溢出影響室內地面,這部份防水防漏處理設備,使用的材質就直接關係到使用壽命的長短,所以大部份都採用不锈鋼。居家環境佈置適量四季草花又漂亮又便宜,為了賞心悅目娛己娛人,就要捨得花小錢隨時更迭,讓她們都能保持最佳的盛花狀態,如果再有了自動灌溉系裝置,即使三天半月不在家也不必擔心植栽乏人照顧會受損或枯死。

《樹屋》部份結構不是綁就是,鎖承受得了颱風摧殘?

因為完成不到一年還沒有經歷可供評估,不過我堅信風的影響反而没有雨的破壞力那麼大,怎麼說呢?首先是主結構體已經採用鋼構打好堅固基礎,再來是三面牆壁只以少量植栽和蔓藤點綴一些遮蔽效果,基本上還是通透,不產生風阻的設計,強風過後頂多換些植物就沒事了。

反倒是連綿雨季時要注意別讓木頭長霉長菌,除了通風性好不大礙事以外,也要勤於排除積水,雖然木頭都經過多次防腐上漆處理,最好在雨天過後看情況若嚴重的話,等天晴幾天要在必要的地方進行補漆。您提到過這些用綁的或用螺鎖的釔段木頭,雖然裝飾功能大於實用效果,但它有個好處就是如果看久看厭了或有腐朽了,自己都能操作換新,只要找到材料,隨時可以任意動手順便搞創意變化呢!

綠化植物妳怎麼選擇?作用為何?

除了一部份自己喜愛的觀葉植物,我佈置了比較多的神秘果樹,一方面是它各種樹型條件更符合現場需要搭配的元素,更重要的是它一年四季都會結果,是很好的誘鳥樹種,另外枝葉茂盛而不雜可以產生不錯的遮蔽功能。

神秘果這種誘鳥樹果實成熟時,數量既多顏色又嬌豔,經常引來很多不同種類的鳥兒啄食,看牠們此起彼落的聒噪爭食話家常,無形中又多了一項賞鳥趣事,因此,個人覺得選對植物又要放對地方,對環境綠美化的襯托才更重要。

這棟樹屋實際面積有多大?花了多少錢?

我原來的房子是前有小庭院的三樓透天厝,《樹屋》就是利用前院空地搭建起來,並與原屋起居工作相連結的上下各十坪大的半開放式立體空間,格局設計其實還是以內外有分,起居生活的私密性並不會受到干擾。

當初跟廖先生談建屋構想時,是以不超過總價150萬元由他承包,後來施工期間因為內容有好幾次的調整像迴轉梯工程,另外又增建循環水池等等,最後算下來不包括情意相贈的二株百年荔枝老枯樹,總價還是沒超過200萬元,貴或便宜那是見仁見智的問題。

聽說妳最近準備出書,是跟《樹屋》有關嗎?

雖然截至目前我的大半生都是在從事花藝設計跟行銷的工作,當我一提到出書的構想,而且書名就叫做《一個賣氧氣的女人》時,周遭的親戚朋友都會訝異的問我很多為什麼?我都是笑笑的回答:等書出版了,希望大家都能買一本回家看就就明白了。

其實在好多年前內心深處就不斷湧現一種反省,花卉雖然是我努力半生的事業與工作,但是人生的意義僅止於此嗎?我時常反覆詢問自己。後來我終於有了答案,植物是個能夠釋放氧氣的有機體,人類想要維持健康和生命就不能沒有它,對呀那我不就是努力在販賣氧氣的女人嗎?有了這一層體認對照周遭環境時抗污染能力的道消魔長,加上近些年地球暖化效應造成的生態衝擊,不由得人類不進一步認真面對臭氧層破洞及應如何補救的問題。

二氧化碳排放量與日俱增的工業化污染,在各國自私利益的考量下不遵守規範且肆無忌憚的擴散,足見文明世界即使是消極的《節流》政策與手段,都無法因應明日球的生存需要而彰顯,因此激發我逆向往《開源》的積極面去思考,以《家家戶戶捻花草》,呼籲大家以實際的造林蒔花行動落實於觸手可即的生活周遭環境,最起碼也可以多製造一些氧氣彌補。

《與其臨淵羨魚,不如退而結網》,節流的呼籲或許如螳臂擋車,但開源的鼓吹相信有許多有識之士會響應這舉手之勞做環保的行動吧?!

出書鼓吹必能實現理想?

其實在出書的念頭浮現之,前有好幾年我已經透過受邀到處演講的機會把這些想法告訴聽眾們,很感謝每次都會有一些迴響,所以也累積不少志同道合的朋友,默默的從《家》的綠美化做起,我觀察這些人不但正在改變環境,同時也改變了心情,更從拈花惹草之中得到祥和與健康的身心淨化,就因為這樣的收獲激起了我想擴大更多人共同推動的信心。

我的目標只微薄的設定在10,000個家庭的響應參與,鼓勵大家依每個家庭使用的,現代化用品所製造出來的二氧化碳排放量,例如汽車、冷氣機、瓦斯、吸煙等等,再統計排放量大小後在家中騰出一坪大室內外空間,以使用者付費的責任感養活一些盆花植栽,無論是自家人可以享用新鮮空氣的機會大增,或以回饋的心情進行綠化補償利己利人,在互相影響之下帶動更多家庭共襄盛舉的機率應該滿高的。目前社會上許多公益團體正在推動中的公益活動,只要動機純正、目標利益眾生又有撼動人心的理想性,它們的感染力和行動力可以期待的。

已抱定雖千萬人吾往矣的決心且不計毀譽?

出版《一個賣氧氣的女人》這本書的用意本來就不是想追求出名或得利,所以我只是懷著虔敬的反省之心,想藉著書藉的理念傳播來喚醒有緣接觸的人,攜手同心為大家賴以生存的地球,過去幾十年遭受的無情損毀盡點心力。

自從我透露出書的意圖之後,大多數人的反應都認為立意雖好卻不可能實現,甚至也有人直接的分析哪些是窒礙難行的因素,好意的勸我趁早打消這個吃力不討好的計 劃,這些論點不能說沒道理,但或許是我個人的天真,或更嚴重的說是我的痴狂吧!我已經拿定主意不計成敗的願意為自己的決定負責。

我相信每個人只要有心為公眾利益做小小的付出,而且又是利人利己的實現家家戶戶捻花草的經濟支出,只要這樣的情境在我們居住的地球有一半的家庭願意響應落實去做,屆時呈現的美好環境不但會是自己高與,家人高與,而且擴而大之更是居家漂亮、社區漂亮、國家漂亮、整個世界都漂亮起來,最後環境保護的問題迎刃而解,世界上就再也不需要有人積極奔走想要以販賣氧氣為業了。

【店家資訊】
店    名:崧荃造景藝術坊
地    址:台中市北屯區東山路二段145-1號(98年2月起新址)
電    話:0935-671868
負責人:廖煌武

Related Posts with Thumbnails

留言回應

您的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