陌生的旅人

一個偏遠的農村突然通了火車,村民們好奇地看著一趟列車飛馳而過,有一個小孩特別熱情,每次火車來的時候都站在高處向列車上的乘客揮手致意,可惜沒有一個乘客注意到他,他揮了幾天手終於滿腹狐疑:

是我們的村莊太醜陋?還是我長得太難看?還是我的手勢或站的地位不對?

天真的孩子鬱鬱寡歡,居然因此而生病,生了病還強打精神繼續揮手,這使他的父母十分擔心。
他的父親是一個老實的農民,決定到遙遠的城鎮去問藥求醫,一連問了好幾家醫院,所有的醫生都紛紛搖頭;這位農民夜宿在一個小旅館裡,一聲聲長噓短嘆, 吵醒同室的一位旅客,農民把孩子的病由告訴了他,這旅客呵呵一笑又重新睡去。

第二天農民醒來,那位旅客已經不在,他在無可奈何中淒然回村;剛到村口就見到興奮萬狀的妻子,妻子告訴他:孩子的病已經全好了。因為今天早上第一班火車通過時,有一個男人把半個身子伸出窗外,拚命的向我們孩子招手,孩子跟著火車追了一程,回來時已經霍然而癒。

這位陌生旅客的身影幾年來在我心中一直晃動

我想:「人」就應該做他這樣的人,能夠被別人的苦難猛然驚醒,驚醒後也不作廉價的勸慰,居然能呵呵一笑安然睡去, 著了又沒有忘記責任。第二天趕了頭班車就去行動,他沒有到孩子跟前去講太多的道理,說火車速度 乘客的視線等等理命題。 他只是代表著所有的乘客拚命揮手,把溫暖的人性交還了一個家庭。

孩子的揮手本是遊戲,旅客的揮手是參與遊戲。用遊戲治癒心理疾病,這便是我們做 『公益人』 的使命
不管是面對歷史的疾病還是社會的疾病,我們都應該探出身來。搜尋大地、搜尋孩子,揮一揮手,揮得歡愉、揮得慈愛、揮得認真。

摘錄自 余秋雨台灣演講

Related Posts with Thumbnails

留言回應

您的回應